中你可能错过的秘密与细节,眼见为实

《银翼杀手2049》,今年至今为止最好的电影,没有之一,在好莱坞充斥超级英雄电影,其他类型片越来越势弱,传统演技大咖都逃去拍美剧的如今,是多么难得。影片叙事节奏有点返祖,类似《2011太空漫游》,动作戏也是寥寥数场,自然不要指望近年来满屏炸炸炸的那种体验。
      这不是一部纯粹的科幻片,不是动作悬疑,也不是装逼文艺,但是它极好的用电影语言融合了上述影片的优势。2小时42分钟的观影体验毫无水分,一气呵成,讲真,很久没在电影院里毫无瞌睡的看完一部完整电影了,何况是连续3天只睡4到5小时的我……
        丹尼斯•维伦纽瓦再一次交出了一部令观众沉浸不能自已的神作。好的导演总是在突破自身,15年的《边境杀手》,16年的《降临》,今年的《银翼杀手2049》,用国人喜欢的玄幻片说法就是——他的导演功力已趋化境,不出意外的话本片在明年的奥斯卡颁奖礼上必定会有所收获(如果不是考虑到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那帮老学究的喜好太主旋律,我都敢赌最佳)。
         罗杰•迪金斯也是一如既往的高水准,他掌镜的镜头语言和本片氛围完美契合,充分利用场景的镜头体现了超强的压迫感,每个角度取景都趋于完美,陪跑了奥斯卡最佳摄影那么多次,18年不知道他能否如愿捧回一座小金人。
        高斯林饰演的银翼杀手K,作为9型人造人,无法繁衍后代,不能违背诞生时被赋予的编码——对人类的绝对服从。破案时再如何神勇,在人类面前却还不如一条狗,背负着Skinner的蔑称。他没有情感嘛?他有,封闭的内心只为没有实体的AI情人Joi所敞开,所以最终,他放弃了人造人K的身份,抛弃了”K 6-3.7“这个标签,而选择了Joi为自己取的名字“Joe”重生。终幕前,为自己反转的身世困惑不已的Joe,看着拥有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同样外观的AI在编码的操控下进行的拙劣表演,他终于找到了自己觉醒的理由(高司令和AI妹子在雨中的那场戏和那段伪3way镜头足以留名影史)。
        影片致敬前作和原著小说的细节很多,怕涉及剧透在此不多说,只简单讲几个:前作搭档上次折独角兽,这次折电子羊,嗯……影片开始不久那巨大的电子阵列也是致敬原版小说的封面……还有钢琴梗、辛纳屈的《One For My Baby》爵士梗(歌词的表和里都与影片高度契合
be true to your code这段歌词也是漂亮的双关)当然,还有Lauren Daigle的《almost human》)和……差点就剧透了,咳咳……
       总而言之,这是一部少有的超越经典前作,值得你冒着膀胱爆炸的危险去享受的属于你自己的电子“迷魂曲”。

第一部《银翼杀手》(1982)的命运跟《美国往事》(1984)、《肖申克的救赎》(1994)等影片类似,上映后票房一败涂地,却凭着逐渐积攒的口碑被推上神坛。此类神坛电影由于久经时光浸润,沉淀之后的质量绝对过硬。虽然当时上映时不受待见,但是一旦成名,人们似乎更热衷于把神坛电影当成老朋友。朋友总是老的好,于是神坛电影总是闪着后辈难以企及的光。按说这种电影的续集很难超越前作,由于珠玉在前,光环之下,续集能够让观众理智地品评已属不易,能够与前作比肩就更是难上加难。然而,《银翼杀手2049》做到了。
《银翼杀手2049》不完美,却是一部地道的杰作。影片剧本扎实,前后连贯。情节随着悬疑推进,动作戏恰到好处不油腻。尤其是气氛的营造,真是把视觉艺术的独到表达用到了刀刃上。甚至可以说,除了情节,单单是影像的奇诡也绝对会让你的心别别乱跳。更为可贵的是,视效并非只是空泛的华美,而是其中言之有物。此外音乐也功不可没,之前联手为《敦刻尔克》作曲的两位大师汉斯·季默(Hans Zimmer)和本杰明·沃菲斯齐(Benjamin Wallfisch)再次联袂奉献了充满未来风格的音乐。

经典开场

影片以白色字幕开场,关键字“Replicant”(复制人)和“Blade Runner”(银翼杀手)特别以红字显示,随后出现高空俯瞰和眼睛特写,这些元素与35年前《银翼杀手》的开篇高度一致。

图片 1

《银翼杀手》中的眼睛特写

图片 2

《银翼杀手2049》中的眼睛特写

前作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的另一部作品《异形:契约》,开场也是以仿生人大卫的眼睛为开端,银翼与异形冥冥中自有联系。

图片 3

《异形:契约》中的眼睛特写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zel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4

原版开场

雷德利·斯科特最初为《银翼杀手》设想的开场是这样的:戴克来到一个农场中的小屋,屋内空无一人,只有一锅汤在沸腾,戴克便坐在椅上静静地等待。农场主回到家,发现戴克的存在但无视了他。查看锅里的汤后,农场主向戴克问话,戴克自我介绍后就开枪把他打死了。随后戴克暴力拆卸了对方的下巴,证实农场主是复制人。

2049的开场与这一段相差无几,不同的是:K在杀死复制人之前有一段重要的对话,K最后取走的是复制人的眼球。

图片 5

《银翼杀手》分镜稿

《银翼杀手2049》

复制人

2049的主角K与前作的戴克一样,是一名银翼杀手,但影片一开始就揭示了K的另一个身份——Nexus-9型复制人。

图片 6

K(瑞恩·高斯林 饰)

简单介绍一下各个型号的复制人:

Nexus 1-5:泰瑞公司的产品,资料不详。

Nexus-6:《银翼杀手》中戴克追捕的几个复制人均为Nexus-6型,他们只有四年寿命。

图片 7

复制人Roy和Pris

Nexus-7:《银翼杀手》女主角瑞秋(Rachael)可能就是Nexus-7型的原型机,拥有更高精度的仿人类器官,因此更加接近于真人(连瑞秋也误以为自己是人类)。如果戴克也是复制人,那么他极有可能也是一款Nexus-7。

图片 8

影片中,K找到的瑞秋骸骨上,刻有以N7开头的序列号,说明瑞秋的型号为Nexus-7。

Nexus-8:泰瑞公司在大断电前生产的复制人产品。戴夫·巴蒂斯塔饰演的萨珀·莫顿(Sapper Morton)是其中之一,起义军领袖Freysa也可能是Nexus-8型的复制人。

Nexus-8型拥有与人类相仿的自然寿命,而且外表会随年龄而变老。为了把他们与人类区分开,8型的眼球会植入便于人类识别的序号。

图片 9

复制人Sapper

Nexus-9:华莱士公司研发的新品,几乎完美的复制人,听从人类的所有指令(即使要伤害自己),已知的该型号复制人有K探员和冷酷女秘书Luv。

图片 10

首集《银翼杀手》极具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的个人特色。影片提出的概念十分超前,如今看来却是对未来的准确预言。影片中的2019年,人口大量流动,环境污染严重,气候极端恶劣。在追杀复制人的故事里,探讨的是人类存在的意义。其中包括对身份、灵魂以及记忆的深度触及,质疑自由意志是否存在等等。片中的复制人被定性为“比人类还要人类”,因而外形与人类毫无差别。二者在寿数上却是天渊之别,复制人只有4年的寿命。
《银翼杀手2049》的情节设定在首集故事的30年后,复制人也随之进化为可以和人类一样长寿。新一代银翼杀手K在追杀复制人的过程中对自己的过去产生了怀疑,于是逐渐开始探索出复制人的历史,同样关乎记忆,关于人的意义。

VK测试

相信旧式Voight-Kampff测试装置在2049年已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更便携的手持装置。

影片中K将一个类似POS机的装置对准目标的眼睛,经过扫描眼球便能秒速确认了对方的复制人身份。可见银翼杀手的办案效率被大大提高了,K探员你好意思向老员工吐槽“things were simpler then”?

图片 11

《银翼杀手》中的VK测试装置

图片 12

Skinner/Skinjob

影片中,复制人被人类贬称为"skinner"或"skinjob",意思为复制人就像披着人皮的怪物一样。

图片 13

在《银翼杀手》中,"skinjob"一词最初由戴克的上司布莱恩特说出。

关于复制人的称呼,菲利普·K·迪克在原著中将他们称为"androids"(人形机器人,更贴近他们的本质),而"repilicant"(更偏向于“复制人”的意思)实际上是在前作电影中才被提出来的。

图片 14

《银翼杀手》(1982)

工程师

K到访华莱士公司时走过的复制人陈列品中,除了以戴夫·巴蒂斯塔为原型的Nexus-8型复制人,还貌似出现了《异形》系列中的“工程师”(在预告片中都能看到)。

图片 15

陈列柜中的复制人

这可能只是个巧合,但毕竟《普罗米修斯》和《银翼杀手》都是本片监制雷德利·斯科特的作品,出现相似元素也是正常的。

实际上,《银翼杀手》与异形世界的联动在《普罗米修斯》就开始了。2012年《普罗米修斯》DVD推出时,有网友发现影碟中包含一段彼得·韦兰(Peter Weyland,盖·皮尔斯的角色)所写的信件,信件内容暗示了韦兰与《银翼杀手》中的“复制人之父”埃尔顿·泰瑞(Eldon Tyrell)的联系。

图片 16

信中提到一个已离世的长辈,是韦兰的导师和竞争对手,他“像神一样在金字塔顶端俯瞰满城的天使”,《银翼杀手》中泰瑞正是住在金字塔之中,而金字塔的所在地洛杉矶(Los Angeles),正是有“天使之城”的别称,另外前作和本片中都有用“天使”这个词来指代复制人。

图片 17

洛杉矶市中的金字塔

信中还提到那个人最终泡汤的机器人项目,里面描述为“Literally blew up in the old man's face”,可以理解为泰瑞被复制人罗伊掐眼而死的惨状。

图片 18

复制人Roy与埃尔顿·泰瑞

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Denis Villeneuve)在谈论新片时说,82年影院版的《银翼杀手》更多的着墨于戴克与复制人的爱情,而2007年的导演剪辑版则把重点放到了戴克的真实身份上。虽然他十分推崇82版影片,但是《银翼杀手2049》是顺着2007年导演剪辑版的逻辑承继下来的。事实上,原版《银翼杀手》前后共有7个版本之多,由此也使得影迷多年来围绕戴克是否是复制人的问题各执己见。

大断电

影片提到世界曾经发生过一场大断电,导致所有的记忆储存都被损毁。这场断电的前因在前传短片《银翼杀手:2022大断电》中有详细解释:

图片 19

Nexus-8型复制人推出后,被人类视为威胁,很快引起了大规模的“人类至上”反抗运动,愤怒的民众开始猎杀复制人,而他们用来辨别身份的方法是通过复制人注册数据库中的数据。

为了抹去这些复制人的数据,几个从外殖民地逃回地球的8型复制人发起了一场起义,通过制造一场电磁脉冲,摧毁了美国大部分地区的电子数据。这样,他们就能像人类一样生活在世上。

图片 20

制造大断电的复制人之一

这场黑暗浩劫催生了复制人生产禁令,泰瑞公司宣告破产。

2020年代中期,实业家尼安德·华莱士收购残余的泰瑞公司并开发出新一代的Nexus-9复制人,并说服当局废除了复制人生产禁令,然而旧款的8型复制人则又要过上被猎杀的日子。

图片 21

华莱士(左)和忠心的复核人

图片 22

K与Joe

高司令饰演的主角K,名字致敬原著小说作者菲利普·K·迪克(Philip K. Dick)。

图片 23

影片没有解释为什么Joi把客户(K探员)叫Joe,原著小说和前作电影都没有相关的联系。正常的解释为:“joe"在英语中有”男子“的意思,词组”the average joes“指的是“普通人”。

但如果非要找关联的话,小说作者菲利普·K·迪克的父亲就叫Joseph(简称Joe)。另外迪克的著作中也有名字为Joe的角色,例如Ubik中的主角Joe Chip和《高堡奇人》中的Joe Cinnadella。

还有一个解释是:Josef K是弗兰兹·卡夫卡著作《审判》中的主人公的名字。小说讲述主人公在一个早上被唤醒后,原因不明地被捕,陷入一场难产的官司之中。我们可以理解为:K自从被制造出来,就身不由己地陷入了麻烦。

图片 24

奥逊·威尔斯在1962年改编的影片《审判》,Josef K由安东尼·博金斯扮演

还有一个解释是:在圣经《创世纪》中,Joseph是Rachel(瑞秋)的一个儿子,曾无辜被卖为奴,最终翻身成为以色列的重要人物。这个解释也比较符合K(自己认为)的身世和使命。

图片 25

圣经中的Joseph

《银翼杀手》2007年剪辑版

Joi

Joi的名字除了有"Joy"(欢乐)的含义外,其实还隐含了更深层的意思……(未成年人请捂眼)

JOI是美国xxx片的一个类型,原意为“Jerk Off Instruction”(不懂的可以自行查一下),通常是一个女优在镜头前做着各种和谐的事情,引导观众DIY,就像一个“虚拟女友”一样。而且,影片中Joi的宣传语为Everything you want to hear,就像JOI的内容一样。这样你该明白为什么未来的女性虚拟伴侣叫Joi了吧……

图片 26

Joi广告牌

另外,Joi的开机音乐来自俄罗斯作曲家谢尔盖•普罗科菲耶夫的作品《彼得与狼》(Peter and the Wolf),是一首带旁白的管弦童话,暗示Joi对于K就如童话一样,不存在的。

图片 27

根据影片原著作者菲利普·K·迪克((Philip K. Dick))的说法,《银翼杀手》中哈里森·福特的角色瑞克·戴克在猎杀复制人的过程中越来越体现出丧失人性的倾向,与此同时,复制人身上反而体现出更多的人性。最终,戴克开始质疑自身的行为,开始反思人类与复制人到底有什么本质的区别。进一步来说,戴克开始怀疑自己的真实性。
在拍摄过程中,扮演戴克的哈里森·福特与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的分歧就很大,两人曾经就此事有过激烈的争论。哈里森·福特坚持认为戴克不应该是复制人,因为当时的观众无法对于一个非人类的主角产生情绪代入感。既然片中的诸多主要角色都不是人类,那么至少应该保留一个人类的角色。然而导演不大同意他的意见。虽然影片的上映版本和后来的各种版本都没有明确指出,但是雷德利还是在电影中留下了各类痕迹来暗示戴克是复制人。2000年,在BBC制作的一部纪录片《“银翼”边缘》( On The Edge Of Blade Runner)中,雷德利·斯科特终于给出了官方的答案:戴克是复制人。

微暗的火

K探员每次执行任务回到警署后,需要进行一项基准测试(Post-Trauma Baseline Test)。该测试通过念出一连串句子,让测试者重复其中的词语,来判断它是否正常运作(没有被人类情感所影响)。

图片 28

K探员的测试词看似乱说一通,但实际上这些念白都是来自俄裔美籍作家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的小说《微暗的火》(Pale Fire):

Cells interlinked within cells interlinked

Within one stem. And dreadfully distinct

Against the dark, a tall white fountain played.

K与Joi共进晚餐时,Joi拿起的一本书,正是《微暗的火》。

图片 29

Joi手中的书正是《微暗的火》

这本书不是随机放到电影里的,K的测试词来自书中的诗人描写的一段濒死体验,后来他在报纸读到一个女人的濒死体验,发现他们的所经历的景象是如此相似,于是诗人找到那个女人,发现女人并没有那些记忆,后来才发现是报社印刷错误产生的误会,但女人又对诗人描述的景象产生浓厚兴趣,两人之间虚实真假的联系实际上反映在K的那段关于木马“记忆”中。

图片 30

神秘人盖夫

神秘探员盖夫(Gaff)在影片中出场,向K透露出戴克已退休的信息。与上一部电影一样,他总在做一些莫名其妙的手工折纸,这一次他折出了一只绵羊,这不禁令人想到菲利普·K·迪克的原著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 ?)。在书的开头,戴克家里就养着一只电子羊。

图片 31

盖夫说话时仍然使用他标志性的Cityspeak方言。Cityspeak是影片中洛杉矶市民所用的语言,集合了西班牙语、日语、德语、匈牙利语、中文和法语,体现了洛杉矶在未来的文化多样性。

实际上,Cityspeak语言是盖夫的演员爱德华·詹姆斯·奥莫斯在研究角色时所创的。

图片 32

《银翼杀手》中的盖夫

盖夫这个角色其实在原著中没有出现,而在K.W. Jeter的续作小说《银翼杀手2:人类边缘》中,盖夫才根据电影被添加进去,但他没有像本片一样活到退休,而是在一次任务中牺牲了。

2007年的剪辑版中的独角兽折纸

华莱士

1982年《银翼杀手》中的“复制人之父”埃尔登·泰瑞被插目而死。本片中,杰瑞德·莱托饰演的大反派,继承了金字塔和仿生人产业的尼安德·华莱士(Niander Wallace),却患有白内障而双目失明,果然干这一行眼神都不太好。

图片 33

华莱士(上)与泰瑞(下)

按照82年影院版的情节,确实很难判断戴克是一个复制人。然而,在2007年的剪辑版中,雷德利·斯科特增加了独角兽的情节,并且在结尾呼应出探员盖夫留在地板上的独角兽折纸。就此明显暗示戴夫可以读取戴克之前所见幻象的记忆,指出戴克确实是一个复制人。续集中,K的床头有一只小木马。在光影的作用下,木马的影子看起来如同一只独角兽。这就是对前作相关情节的复刻致敬。
同时戴夫也再次出现,并且依然保持着神秘的折纸习惯,这一次他的折纸作品是一只绵羊。此举有两层意思,其一是暗示“银翼”系列影片改编自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书中戴克的家中就有一只电子羊;其二特指首集中的女主角瑞秋(Rachel),Rachel这个名字在希伯来语中是“母羊”的意思。

可口可乐

35年前《银翼杀手》中的一幕,可口可乐标志赫然出现在城市高楼中的巨型广告牌上,令人印象深刻。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对此解释道:“即使在一个反乌托邦国度,可口可乐仍然是永恒的”(老爷子是有多爱喝可乐)。果然,这个饮料品牌在2049年依然发光发亮。

图片 34

《银翼杀手》中的可口可乐广告

图片 35

《银翼杀手2049》中的可口可乐广告

在现实中,可口可乐也仍然是世界大品牌,但其它一些在前作中出现过的品牌就没有这么好命了,例如泛美航空(Pan Am)在1991年宣告破产,曾经的游戏业霸主雅达利(Atari)因烂作频出在1983导致市场大崩溃,如今几经转手的公司名存实亡。尽管如此,这些品牌都出现在影片里的未来世界中。

图片 36

《银翼杀手》中的泛美广告

图片 37

两部影片中的雅达利广告

图片 38

标致汽车

K驾驶的飞车(spinner)是一架标致(Peugeot)。然而在现实中,这个法国汽车品牌在1991年起就没有在美国发售了。

图片 39

《银翼杀手2049》中的绵羊折纸

透明外套

K与Joi前往垃圾场(圣地亚哥)时,Joi身穿的服装是一件透明外套,与《银翼杀手》中玩蛇女所穿的服装相似。

图片 40

首集中,独角兽幻象的情节至关重要,因而就衍生出很多相关的致敬。独角兽出现之前,戴克在钢琴上弹出单调的音符。续集中,K在一架钢琴上弹了一个音符之后,戴克就持枪出现了。这支枪也完全是30年前的那一款;独角兽出现之后,就是戴克使用图像增强设备对照片进行不断的放大和增强,最终找到了隐藏在照片的秘密。本片中,K用同样的技术发现了很多蛛丝马迹。

殖民船

这可能是又一个与异形相关的彩蛋!Joi在K的飞车上,抬头望向天空,玻璃上映射出一艘母舰,外形像极了1979年《异形》中的Sulaco殖民船。

图片 41

《异形》中的USS Sulaco

这也许并非巧合,因为Sulaco的设计者Syd Mead,也参与了两部《银翼杀手》的视觉设计。

图片 42

稀缺资源

市集卖家看到K的木马说,说K肯定发财了,因为那是非合成的木头,这说明树木在2049年变得十分稀缺,如果细心留意华莱士公司的场景,你会发现华莱士公司内部完全由木头制造,可见华莱士的财富数之不尽。

图片 43

图像增强设备对照片进行不断的放大和增强

独角兽

玛丽特在K的住处醒来后,留意到床头的小木马,这时木马映射在桌面上的影子,形成了一只独角兽。独角兽曾出现在《银翼杀手》导演剪辑版中戴克的记忆里,戴克在影片最后拿起独角兽折纸若有所思的段落,暗示了戴克其实是一个复制人。

图片 44

原作中独角兽是影片的灵魂, 续集的关键就在于小木马。二者的外在是一脉相承的,内在也都指向真幻虚实。独角兽本就是虚幻的形象,而木马的概念则来自《荷马史诗》的“特洛伊木马”:特洛伊人并没有看到木马表象下的真实。片中的大亨华莱士也呼应着传说中的盲眼诗人荷马,而瑞秋遗骸中镌有秘密的是骨盆(ilium),这个词语对应着拉丁语ilion,就是“伊利亚特”,又叫特洛伊。

图像增强

《银翼杀手》中,戴克使用图像增强设备对照片不断进行放大和增强,最终找到隐藏在照片的秘密。在本片中,K用同样的技术在沙漠中找到了生命反应。

图片 45

图片 46

沙漠

《银翼杀手》开场中,一个复制人接受VK测试,被要求设想自己独自一人走在沙漠中。随后瑞秋进行测试时,被问到“黄蜂爬到手臂上”的情景。这些影像都在2049中出现,K探员找到戴克前,走过了一片荒凉的沙漠,并发现一只蜜蜂爬到了他的手上,不同于瑞秋的反应“杀死它”,K任由蜜蜂在他手上爬,这个细节也暗示了K与瑞秋的“关系”。

图片 47

黄色沙漠

图片 48

沙漠中的蜜蜂

另外,橘红色沙漠的视觉灵感来源于2009年发生在澳大利亚东部的一场沙尘暴,相信土澳市民还能回想起曾一度被沙尘暴支配的恐惧。

图片 49

图片 50

哈里森·福特和瑞恩·高斯林

钢琴

K与戴克会面前看见一架钢琴,并上前弹了一个音符,令人想起前作中戴克弹钢琴的场景,也就是在这里戴克脑海里闪现出独角兽的画面(导演剪辑版新增的内容)。

图片 51

饰演K的瑞恩·高斯林不属于典型的粗犷花脸系演员,他颇擅长那些《爱乐之城》、《恋恋笔记本》和《蓝色情人节》之类的剧情电影,诠释一些脆弱易感的人物。即便是在《松林外》和《亡命驾驶》这类片子里,他的斗狠斗勇也透着短打武生的调调。这一次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让瑞恩·高斯林在原有基础上升发了这种气质, 外形上进一步粗犷,再加上擅于表现内在的凌乱困惑,因此即便是在前辈哈里森·福特面前,高斯林也丝毫没有露怯。

金银岛

戴克对K说的第一句话是“你身上不会带着一块芝士吧?”,这句话来自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创作的小说《金银岛》(Treasure Island)。在《银翼杀手》的一段删减片段中,戴克到医院探访受伤的同事霍顿,霍顿当时正在看《金银岛》。

图片 52

图片 53

戴克的手枪

戴克出场时所持的手枪正是他在前作中追捕仿生人所用的,这支枪并没有官方的名字(一般称为LAPD 2019 Blaster或Blaster M2019),原著小说也没有提到枪的具体细节,所以我们姑且把它叫做“戴克的手枪”吧。

图片 54

据说这支枪的原型本来在一个收藏家手中,后来他慷慨地把枪借给了《2049》剧组,好让他们重新制作出一模一样的道具。

Joe 和 Joi

威士忌

《银翼杀手》中,戴克喝威士忌的镜头多不胜数。本片中戴克仍然保持着这个习惯,而且还会给狗狗分一小口。

图片 55

K其实是主角序列号的简称,是对原著作者菲利普·K·迪克的致敬。片中通过Joi之口给出K的名字是Joe K,该名字源于卡夫卡小说《审判》的主角Josef K。以此暗喻两个K的生活状态如出一辙,都是莫名其妙地陷入麻烦。同时这个情节也暗示Joe可能是瑞秋的孩子,因为在圣经《创世纪》里拉结(即瑞秋:Rachel)的一个儿子叫做约瑟(Joseph, 简称即是Joe)。另一方面,英文joe是平常人的意思,所以在临近结尾处,广告里的风情万种的乔伊说:You are a good joe.(你是个好人),又说明了K只是一个普通的复制人而已。
Joi这个角色设置很有趣,她的名字很明显跟Joe是形神俱合的,这有一个字母的区别。而且这还是一个双关语,一来有欢乐(joy)的意思,另一个涵义则来自美国色情电影的一类体裁JOI(Jerk off instruction), 总之是通过提供虚拟影像引导观众自娱自乐的意思。Joi联合妓女玛丽艾特对K进行的双簧挑逗也一度让K感到了貌似真实的“爱情”。

戴克的狗狗

影片中K问戴克他的狗是不是真的,真假动物的议题在原著中也有讨论。

图片 56

书中提到大部分动物因环境恶化而灭绝,使得照顾动物成为了道德的象征,买不起真动物的人(如戴克)只能养仿生宠物做做样子,所以询问别人动物真假的行为被视为是无礼的。原著中戴克拼死捕杀仿生人的原因正是为了赚取足够的钱去买一只真的绵羊。

所以在影片中,市集卖家看见K带来的木马后,便问K要不要买一匹真马(原著中戴克也曾想过拥有一匹马),说明动物在2049年仍然是珍稀的商品。

图片 57

木制动物

戴克显然很喜欢动物,在酒吧的桌面就摆放着很多动物的木雕。有Reddit网友发现,影片出现的这些木制动物,实际上组成了瑞秋(Rachael)的名字:

Rhinoceros(犀牛)、Antelope(羚羊)、Cat(猫)、Horse(马)、Antelope(羚羊)、Elephant(大象)、Lion(狮子)。

(关于这个,我在看片时没有发现猫和羚羊,麻烦大家帮忙留意一下~)

广告上的Joi

索尼

影片中多处出现索尼的产品,其中最明显的是K在戴克家中打开的全息影像机器。实际上,这部电影也是索尼(影视娱乐)负责国际发行的。

图片 58

片中各种细节可以说一直都在对原片进行或明或暗的致敬,甚至在节奏上也有意承袭了原版影片慢条斯理的施然。除了之前的诸多信息,其他比如在赌场里,Joi身穿的服装是致敬《银翼杀手》中复制人玩蛇女所穿的透明外套;还有结尾处再次使用原作结尾“雨中泪”的旋律等等。尤其开篇的动作戏完全是以雷德利·斯科特当初为《银翼杀手》设想的开场为蓝本,这个设想当年没派上用场,如今在续集里得见了天日。唯一的不同在于,前作设想中证实复制人身份的方式是通过下颚,本片中是通过眼睛。
眼睛是影片中非常重要的元素,影片开篇画面与老版的《银翼杀手》如出一辙,都是眼睛的特写。此外,《银翼杀手》导演雷德利·斯科特今年的另一部影片《异形:契约》也是以生化人大卫的眼睛作为开场画面。而同为科幻题材的美剧《西部世界》让眼睛贯穿了整个片头的设计,绝对也是对《银翼杀手》的致敬。

瑞秋

复制人瑞秋(肖恩·杨)在影片高潮惊喜出现,可以猜想华莱士利用Luv偷来的骸骨重新制作了瑞秋的同款仿生人。当然57岁的肖恩·杨早已不再是当年水灵灵的模样了,据说特效公司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来重现当年瑞秋的风采。

图片 59

《银翼杀手》中的瑞秋

导演还特意减少瑞秋出场的镜头,让特效组有足够的时间进行CG制作。

图片 60

《2049》中瑞秋由替身演员扮演,通过CGI技术换脸

肖恩·杨没有直接参与影片的演出,而是被请到剧组中,亲自教导替身演员关于瑞秋的举止言行。影片中瑞秋出现的场景是秘密拍摄的,参与拍摄的人员很少,肖恩·杨也被要求对公众媒体否认自己没有参与影片制作,她还故意怂恿粉丝:如果影片里没有她,你们就抵制这部片吧……

片中戴克拆穿华莱士时提到:瑞秋的眼睛是绿色。很多网友表示原来的电影里瑞秋的眼睛并不是绿色,戴克只是编造借口拒绝华莱士。实际上,瑞秋的眼睛在电影里大部分时间看起来都像是深棕色的,但在戴克为瑞秋进行VK测试时,装置上显示瑞秋的虹膜确实是绿色的。

图片 61

图片 62

雪中曲

影片的最后,K在雪中安然躺下,背景音乐响起前作的插曲"Tears in Rain",《银翼杀手》中复制人罗伊在雨中逝去时,提到记忆会在时间中消逝,就像雨中的眼泪(tears in rain)。

图片 63

罗伊在雨中逝去

参考来源:Mr Sunday Movies | Looper | Den of Geek | ScreenRant | WhatCulture | Reddit

本文彩蛋由本人收集整理,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 电影彩蛋堂,专注收集电影彩蛋。

图片 64

电影彩蛋堂(movierush)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彩蛋君KL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眼睛特写 上:《银翼杀手2049》 下:《银翼杀手》

本片在原有概念格局上没有走出大框,却捣得越来越深,尤其对于“眼见为实”做出了更多的诠释。关于真实,如果说复制人的悲催在于一切都是植入的程序, 那么,人类的判断又何尝不是来自植入的观念。你是不是真实的,或者你只是像素组成的,人工打造的?进一步来说,你的记忆、爱情、生活是不是真实的?虽然女上司告诉他“没有灵魂,你活得也能很好”,K却一直在探求真实。最终他孑然躺在漫天雪花中,一如他关闭Joi的一瞬间,一如他投币点唱的那首歌,一如得知自己并非想象中的自己,一如广告直接点破了爱情的虚幻,原来最真实最真实的是,孤独。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丁神灯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365体育网站发布于最新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中你可能错过的秘密与细节,眼见为实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