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存并选拔,阿黛尔的生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迤逦618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

故事很简单,内涵很复杂,外延很深远。两个年轻女孩,有着相同的本源属性相遇在茫茫人海,爱欲一触即发,不可遏制,就像浩瀚大海中两只孤独的鲸,遇到频率相同的彼此,便迅速沦陷在彼此的强烈渴求和剧烈地性爱表达以及深刻抚慰中。本是同根生,但并未落在同样的土壤里。人是社会的人,与生俱来地被烙印,分层在分异的社会空间,生命的路径早已写下了既定的规律。 一抹蓝色的爱欲 影片直接纯粹地平铺直叙,以一种极为写实的手法讲述了阿黛尔和艾玛的情爱故事,暗地里穿插着显而易见冲突、对抗和隐喻。阿黛尔的懵懂无知、成长的困惑和迷茫,艾玛的世故、抗争、自我印证,以及贯穿影片始终看似漫不经心实质无处不在粗暴横埂在两人之间的阶级差异。这着实是让人心痛的。阿黛尔在艾玛面前的不知所措、尴尬自卑、低人一等的窘迫,表现在两人的言语、表情、肢体语言、乃至食物。让人既心疼阿黛尔也心疼艾玛。一开始就是一场预谋,到最终散场其实两人内心已有觉察,但不知如何是好便只是回避。直到两人因阿黛尔的出轨爆发了一场剧烈的冲突,艾玛才第一次直接表达了在这段情爱中自己内心的真实。“你以为只有你在痛苦吗!”终于说出了一直介意痛苦但又不忍直面的内里冲突。她违背了自己的信仰。她信仰萨特,存在主义,人是自由的,不受束缚的,人的行为决定了自己存在的意义。在她们第一次约会的公园里艾玛头头是道,她说萨特鼓舞了她。不难想象,她对自己身份的认同也经历了一段痛苦的纠结和挣扎,并在萨特那里找到了出口。所以她笃定且坚信不移。但她和阿黛尔的爱恋让她痛苦,两个人是如此不同,阿黛尔让她觉得在朋友和家人面前尴尬,不愿意承认她在用社会规范和条框要求阿黛尔,因为这和她信仰的萨特是矛盾的。萨特是绝对的自由选择主义者,他认为所有的社会规范和束缚都是人类文化带给自己的枷锁,他崇尚绝对的自由和无阶级。很明显,艾玛违背了自己的信仰,或者是说艾玛自身的局限让她有选择地在选择萨特的信仰,比如她是Gay,她尝试爱过男人也爱过女人,最后选择了爱女人,并且在萨特选择的绝对自由理论里找到了支点,所以她说她倍受鼓舞。但看看她在和阿黛尔情爱的所作所为,不自觉地高高在上,潜意识里想要把自己的爱人框在自己的框框里。她精明、世故、她要的更多。她信仰萨特,她自由但不够纯粹,在这样的情爱关系中她过的并不轻松。 阿黛尔几乎是没有觉知、随波逐流的。由着自己的本能和天性,吃睡做爱。爱艾玛就跟着她,依附她,她没有自我,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简单自然地活着。艾玛是她的全部,艾玛也让她害怕。从一开始两人的全然不对等,她对艾玛的羞涩,尴尬,在艾玛家人和朋友面前的不知所措,无所适从,让人看着觉得沉重又心疼。与其说艾玛温柔不如说她世故或者有教养,她总是一直笑,一种略带颓靡不羁看似开朗的招牌式笑容,几乎都成了她的一种符号,如果过度解读一点,可以说成资产阶级精英阶层的虚伪(就像小时候语文课老师分析的那样==),但这就是艾玛的方式,你可以说是虚伪的,也可以说是世故的,还带有一些个人化的情绪和气质在其中。艾玛的笑总是让人觉得不真实,虽然随时可见,但总有种玩世不恭的味道像是在掩饰。比如艾玛涛涛不绝高谈阔论文化艺术哲学等高大上的命题时,阿黛尔不知所以地附和却又全然不在要点上时,艾玛就会这样笑,然后说It’s funny. 在阿黛尔家做客,被阿黛尔父母问到各种问题,比如男朋友,做什么工作的时候,帮着阿黛尔圆谎,也是这样地笑。在各种社交场合朋友面前总是很随性地就大笑起来。而我们看到艾玛真情实感流露的时候是少有笑容的。相形之下,阿黛尔是才是真实的存在,才是真正无目的、无着落自由选择的萨特主义。如果这样解读,真是有够反讽。阿黛儿的神情总是迷茫和枉然的,这是她的一种常态,高兴就笑,她不会像艾玛随性地就恣意大笑起来,但她笑的时候是真实的,发自内心的快乐。比如在学校里女朋友们一起调侃说那个酷酷的帅哥喜欢自己,怂恿他们试试的时候,她的表情天真而快乐,还有羞涩和一丝不易觉察的骄傲。在公园和艾玛躺在草坪上,亲吻艾玛,然后笑,非常真实,就是那种心情,暧昧,以及爱一个人的懵懂和萌动,又时常觉得自己蠢。都是真实的,毫无遮掩,也没有修饰。以及哭,痛哭。分手后哭,和男友做爱后找不到激情和感觉迷茫焦虑又惶恐,所以哭,稀里哗啦的,被闺蜜Gay友逗乐后又突然笑了,又哭又笑,孩子身上的天然纯真。和男友分手后又哭,大哭,然后又开始吃,边哭边吃,就是这样。和艾玛做爱后默默留下眼泪,百感交集,情难自已。被艾玛赶出家门后嚎啕大哭,眼泪鼻涕一起流,就是这样,从未掩饰。阿黛尔才是萨特主义更为纯粹的真实表达,她不需要高深的哲学理论以及像艾玛一样地通过言语、绘画创作来表达,她就是心无旁鹫自然而然地活着,她的生活本身就是存在主义,无需其他浮夸的形式,正如艾玛鼓励她创作,写给人看,她说,“我只会写我的感想,我没法把我的生活展示给世界看”,这就是她的选择,正如萨特的存在主义,不选择也是一种自由选择。她和艾玛的本色是一样的,艾玛以一种或特立独行或旗帜鲜明的形式在追寻自己的自由选择和存在方式,阿黛尔没有,她不知道那些有的没的,她就是身体力行无意识地实践着萨特的存在主义。所以她们相遇的时候一触即发。正如在采访Adèle(阿黛尔演员)和Lea(艾玛演员)的时候,lea说,我是相信一见钟情的,我们的那一眼其实是要找到已经看了千百遍次的那种感觉。我们一眼就沉溺,是因为我们在那一瞬间照亮了彼此的灵魂,我们找到了同一个自己,找到了自己。虽然我们的存在形式可能完全不同,但内核是一致的,所以在劫难逃。在这个层面上,一直有着明确自我边界的艾玛开始迷惑,情爱的深度触碰了自己未知的边界。正如最终分离时的那场戏,阿黛尔试图用身体唤回艾玛,艾玛沉沦的速度和投入的深度让阿黛尔都诧异了,她特意看了一眼艾玛,已然已经意乱情迷不能自已。三年过去,看似已时过境迁,再见时分爱恋一切如初,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这时候,我们才看到真实的艾玛,艾玛的脆弱温柔和纯真。阿黛尔问她性怎么样,她沉默,眉头心头,她说,我也不知道,不像跟你在一起。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情感中的艾玛,无措,悲伤,温柔,然后她哭了。艾玛说,我和别人在一起了,你知道的,但我对你有着无限的温柔,I always will.然后起身,拥抱,告别。在蓝色的门口艾玛给了阿黛尔一个浅浅的微笑,然后消失在一片蓝色中。 蓝色伴随阿黛尔爱欲的始终。从她开始质疑自己的性取向,在楼梯处和学校女同学无意的一次亲吻,女同学的指甲和戒指都是湖蓝色,那是她最初爱欲的萌发。在街头偶遇一头蓝灰色头发的艾玛,不羁而高傲,那一眼仿佛已千百次。在gay吧找到那一抹蓝灰,暧昧的情欲流淌。酒吧音乐太吵,要贴着艾玛耳根说话,阿戴尔内心欲望喷薄,欲盖弥彰,竟不好意思靠近,又蠢动又羞涩。艾玛老道熟练,直奔主题,“这种事情没有偶然的”,然后又和朋友们嬉笑打闹着离开。艾玛于阿戴尔始终是一抹飘忽不定又欲罢不能的蓝,它是一种欲望。她高高在上,她如此渺小,以至于在她身边她所有的一举一动都显得不合时宜和尴尬,然而她只是讪讪地笑,略带尴尬和无知的。但正是这种真实和自然吸引了艾玛,她说不知道,你和这里所有的类型都不一样。这是艾玛的底色,也许她自己都不自知。在因阿黛尔出轨而激烈爆发地那一次,艾玛几乎用了最为恶毒的言语,什么妓女,荡妇之类,然而让人能记住的那一句还是,“你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撒谎的,什么时候起开始撒谎的。”一语喊出了内里最在意的东西。还有就是那次艾玛的艺术圈朋友聚会结束后,阿戴尔躺在艾玛怀里,说到画廊老板是艾玛的朋友,一定会展出她的画,艾玛立刻反驳说那不是朋友,关系都是专业上的,不算有什么友谊。隐射了艾玛虽长在精英阶层,耳濡目染,并且深谙游戏规则,但仍受固于其中,不得自由。 阿黛尔的蓝,艾玛的蓝,是两个最初的蓝,是他们灵魂深处本源的底色。艾玛的那抹冷灰蓝最后消失了,头发的ash-cold变成了原来的金黄色,但阿黛尔的蓝一直存在,正如从影片最开始阿黛尔的蓝色房间,她的蓝色衣物,第一次挑起她情愫的女同学的指甲蓝,艾玛的冷灰蓝,和艾玛最终分别时餐厅的蓝,艾玛的蓝色外套,自己的蓝色裙子,艾玛消失在蓝色的有微光的门口。接下来便是漫长的失恋,如同所有情爱的结束一样。阿黛尔的蓝仍在存在,在屋子里,在幼儿园的墙壁上,桌子上,凳子上,在小朋友的听写板儿上,在柜子的门把手上,无处不在,就像艾玛的影子,头发变回了原来的颜色,眸子里的蓝色永远不变。直到最后,阿黛尔应邀参加艾玛的画展,她还是没有变,但艾玛已经是新的艾玛了,旧的艾玛是蓝色,新的艾玛是红色,阿黛尔还是穿了那件蓝裙子,她的蓝一如既往,在画展上显得突兀,但她下意识地在墙上找寻那一幕幕曾经的蓝,她和艾玛曾有的质地相同的蓝,直到最后她带着自己的那一抹湖蓝消失在我们的屏幕中。 爱情的留白 爱情的本质是痛苦的。情欲表达越是发自肺腑抵达的程度越是深入,体会到的孤独和脆弱越多,影片中关于爱情描述的留白很好地给予了这种情绪一个空间。爱情的甜蜜更像是一种雾里看花,欲拒还迎的撩拨,体验者萌动的心情,欲望驱使下得到回馈时分的沾沾自喜,快乐有多少,痛苦就加倍。如果继续深入,得到更多的大多是通过对方身体和灵魂觉知自己的孤独和脆弱,是对自己本质的困顿。类似于哲学层面的终极话题,比如我是谁,生命的意义诸如此类。这在艾玛画展的庆功会中得到了一些讨论,比如讨论到每个人都体验不同的快乐,我的快乐和你的不同,我们不会收获同样的快乐,讨论到不同性之间的快乐,从而收获不同现实等等。真正的灵肉合一的性爱就是一场灵魂的深层次交流,可以抵达自我的本质,遇到自己的孤独、脆弱、无助,完成一场旅途,生理是满足,但情绪更多的时候是空洞。戏中阿黛尔和艾玛的性爱场面就是这样一种深刻地交流。它是如此直接、粗暴和剧烈,形式夸张,但情感、情绪、欲望一点都没有多,就是这样,这样剧烈地倾述和慰藉,然后剩下的就是空洞和空白。 几乎每一次剧烈的性爱之后,我们都能看到阿黛尔落泪,不是像平常孩子般地表达,大哭,痛苦,鼻涕眼泪齐下或者是又哭又笑,而是让人难以觉察的,脸上若有似无的泪痕。她是没有克制的,抵达对方的灵魂深处,抵达自己的本源,竭尽全力,剩下的,巨大的空洞是让人窒息的。阿黛尔是自然而然的,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只是百感交集感到难过所以就留下泪来。而艾玛的情感表达是克制和有场合的,她在性爱中的脆弱和纯真都写在脸上,愈投入愈释放愈发显得脆弱和美丽,头上的一抹蓝灰,成了白花花肉体交融中的一抹暖色。在长达近3小时的影片中艾玛的情感表达是非常少的,除了性爱,艾玛在游行时、朋友聚会讨论时的言辞激烈,把阿黛尔赶出家门时的愤怒,包括她的招牌式微笑,都没有温暖的感觉。蓝色在美学的定义上从来都是冷色系,要说蓝色的暖,我想能看到的就是在艾玛性爱里的脆弱和纯真,以及艾玛在最后与阿戴尔难舍难分时候的迷茫、混乱、脆弱、温柔和悲伤,那是我们唯一一次看到艾玛的脆弱和温柔。 电影中对于两个人的情感描写也用了很多留白,尤其突出的是在公园里约会的场景,长椅,大树,绿地,嫩绿色的枫叶和橙红色的枫叶交错。艾玛给阿黛尔画画,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情绪是缓慢安静的。第一次亲吻,躺在草坪上,阿黛尔有着童女的天真烂漫,稚嫩的脸上写满了孩子气,主动亲吻了艾玛,又觉得不好意思,然后又蠢萌地笑开,是这种感觉,爱情的味道。以及在失恋中情绪的留白,随时随地都可以流下泪来。阿黛尔被艾玛赶出家门,在大街上痛哭涕流,在暑假结束时送走自己的学生转身之后就留下泪来,在深夜做与艾玛的春梦惊醒后抽烟以及哭泣,在车上一边抽烟一边又留下泪来。吃饭、工作、睡觉、行走,剩下的就是空白,空洞的情绪安放在这样的空白空间。寂静的白让人觉得刺痛,无论怎样都无法填补,就像一个黑洞。阿黛尔穿着红色泳衣漂浮在蓝色大海上,只有水声和自己的呼吸声,阳光刺眼的空白;阿黛尔躺在曾与艾玛约会的大树下,长椅上,耳边树叶沙沙地响,大片大片地飘落,大段大段的空白。我爱你,所以我总是哭哭啼啼。阿黛尔对艾玛说,“对不起,我总是这样。我有时候莫名其妙就哭了,你知道我总是这样。”因为我爱你爱到无法自持,我总是哭,因为我怕这一次过后就再也见不到你,那我该怎么办,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更想你。 导演的伏笔 导演是客观冷峻的,看似漫不经心,没有任何态度和腔调,只是陈述。观众不论年龄性别,一一在荧幕面前溃败。这是部冷酷的电影,没有温暖,没有一点儿,蓝色从来都是冷色。所以我还是认为中国大陆翻译的片名《阿黛尔的生活》最贴近电影本身的质地。我们每个人都轻易地就被击中,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阿黛尔,都是艾玛。我们在她们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局限和枷锁,正如弗洛伊德认为人类文化首先是用来限制和禁止人的无所顾及的、自由的、内心深处的欲望的一套方法。社会阶层、身份、爱情、性、生活、困顿、孤独、寂寞、悲伤、痛苦、激越、生长、消亡,都是生命自然本然的状态,导演什么都没有说,又仿佛阐释了千百遍。 导演的伏笔早已贯穿于影片当中,我个人解读为两场旗帜化、符号化的游行和路人的絮絮叨叨。影片中的两场游行,阿黛尔独自参与的那场的命题是反对阶级,反对制度,争取权利,代表的是底层阶级。歌中唱到“从城市项目到遥远乡村,我们是社会弃民,总是在门槛外面,我们找不到归属,没有正确的面目,生来没有银汤勺,没有住在黄金屋,没有住所,没有工作,没有证件,我们是暴徒,他们不想我们联合起来,他们做的很成功,他们的世界是狗咬狗,机器上我们只是齿轮,让我们制定新的目标,让他们的脑袋颤抖,我们不低头!我们不低头!”群情激奋,颇有法国大革命的影子,阿黛尔又蹦又跳又唱又喊又笑,整个人都明亮起来,跳跃起来,是整部影片中少有的鲜活时刻,她在自己的阶层中,为自己呐喊。另一场是随艾玛参加的同志游行,阿黛尔和第一次游行的状态判若两人,只是盲目的,附和的,这是艾玛的呐喊,与她无关,她只是爱艾玛,无他。阿黛尔和艾玛在一起的时候除了性爱是在真正表达自己,其余时候大多都是压抑的、盲目的、无所适从的,这是不属于她的阶层,看看她在第一次游行时候的姿态。 然后就是路人的絮絮叨叨。比如在阿黛尔的第一次游行结束后的那次文学课,老师从对剧中“小”的词汇的解读,说它是烙印一样的词汇,象征童年也象征没有权利,小时候感到无助,不够成熟不够强壮,说到按提戈涅(古希腊三大悲剧之一),她违抗王命,埋葬叛乱兄长,注定悲剧,进而说到悲剧是无可避免的,是我们无法逃避的,不管你怎么做,它关乎永恒,那些超脱时间性的东西,它与规则有关,与人类的内核有关。开篇就隐喻了导演想要表达的命题以及主人翁们的最终命运。以及后来艾玛的非常有学识的朋友们,在边吃意面边谈到不同人的快乐,谈到性,谈到感受,谈到收获不同的现实,都是影片暗含的线索。 导演对演员的选择也是极为契合命题的。Lea有种纯然的脆弱感和忧郁气质,只要她不笑,这种感觉就自然浮现,Adèle是自然纯然的,未经雕琢的质朴感,两人的自然属性有着强烈的戏剧冲突,也隐射了各自代表的社会阶级,放在影片里浑然天成。导演选择同志爱恋切入与当前的现实意义也非常贴切,同志话题于当前虽然一直在被接纳但相较于异性恋仍然带有抗争的符号,犹如多年前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也是导演早已埋下的伏笔。 结 束 阿黛尔和艾玛最后离别的时候,阿黛尔说你不肯原谅我,艾玛说我原谅你了。阿黛尔说你不再爱我了,艾玛摇头。阿黛尔说我不会再打扰你了,艾玛说你从来不是在打扰。艾玛说,我对你有着无限的温柔,I always will,all my life long.艾玛走了,头发已然已经是黄色,穿着蓝色外套,浅浅一笑,就消失在蓝色背景中。正如阿黛尔第一次见到艾玛,在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街道,艾玛一头灰蓝色的头发,飘扬着,阳光下,白净清冷的脸庞,咧嘴大笑,恣意不羁。蓝色从来都不是暖色,它只是阿黛尔和艾玛最纯粹的底色,在漫长的漫长中,短暂地彼此慰藉和取暖,然后起身离开。耳边又响起了影片的主题曲,I I follow, I follow you deep sea baby,I follow you,I I follow, I follow you, dark boom honey,I follow you. 我爱你,再见。我对你有着无限温柔,永远的,一生一世。

《阿黛尔的生活》:时长180分钟的片子丝毫不觉得冗长,就是某些长镜头真的劲爆得让人汗透三重衫。以至于我看了一半小心翼翼的拉上窗帘,不然对面的邻居从窗户望进来还以为我在看黄片。尽管最近看了很多部优秀的同性题材影片,但这部的品质依然远远赶超任何一部,在我看来,《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和它比也仍有差距。故事以年轻的阿黛尔为主角,以她的恋爱经历为主线,把一个少女的成长经历、性取向、内心面对孤独的态度、失去爱人后的悲伤完整的展现出来。记得之前看《推拿》的时候有一种感觉,导演喜欢突破安全距离,盲人之间几乎靠触感交流,所以镜头拉得特别近,作为观众的我有一种不适的被侵入感,非常强烈。这部片子也一样,导演喜欢用特写镜头,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屏幕上只剩一张大大的脸,一个眼神一个面部肌肉细微的举动,甚至睫毛的抖动,都非常的明显。然而不适的被侵入感却消失了。因为主角是一个年轻的少女,是我们曾经的样子,近距离的拍摄让女性观众极有代入感。看到她大口大口的吃东西,看到她看书记笔记,发呆愣神,看到她失恋后哭得鼻涕冒泡,仿佛看到遥远年代的自己,十分亲切。同时,也说明导演对主角的极度信任。记得曾经说过宋康昊是一个伟大的演员,因为看不出他在演戏,仿佛他就是角色本身。那么同样的评价送给阿黛尔,丝毫看不出演的成分,浑然天成,镜头那么近,仍然演得如此放松自然,笑起来整个天空都明亮,哭起来那个酣畅淋漓和肝肠寸断,如果说莎莉霍金斯这种老戏骨每一个毛孔都是戏,那么阿黛尔就是把生活本身呈现在屏幕上,天才型的少女演员。第二,关于同性题材。其实这部片子是不是同性并不重要,不影响全剧发展,把任何一个人换成男的一样成立。同性在这里起到的作用是从中可以看出两个女孩彼此家庭背景和成长环境的不同。阿黛尔需要欺骗父母,说艾玛是她的朋友,艾玛自己有男朋友而且快结婚,阿黛尔不敢把艾玛介绍给自己的同学和朋友,因为不被接受。父母关心的问题是学艺术能不能挣钱养活自己等现实问题,朋友们知道她的同性倾向会嘲笑孤立她。而艾玛则相反,她的父母开明开放,完全接受阿黛尔,关心她的理想和自我实现,艾玛可以大方的把阿黛尔介绍给自己的所有朋友,称她为自己的缪斯女神。他们来自两个世界,必然导致爱情之火不会长久燃烧。第三,艾玛这样的女孩子,有魅力到什么程度?十个我都会被瞬间掰弯,化为炮灰。我和阿黛尔一样,第一眼看到艾玛的时候就心跳不已(真是枉为一个活了快四十年的中年妇女啊)。那蓝蓝的头发,有点黑眼圈,眼睛看过来的时候永远是直视你的,仿佛这个世界上终于出现了一个人,她能够轻而易举就走进了你的内心,让你不再孤独。她14岁的时候就喜欢萨特,被他的存在主义所吸引,她内心坚定,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想成为什么,并淡然的拥有选择的权利,她的明晰和阿黛尔的茫然正好是相反的,她把控着自己人生的方向,即便悲伤也不会被击倒,她是那种有决断力量却不乏温柔的人。第四,关于爱情的破灭。看上去是阿黛尔出轨,导致艾玛悲痛欲绝果断分手。事实上,爱情的破灭永远不可能是一个人一件事情。之前说了,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艾玛丰富的内心世界阿黛尔无法进入,艾玛为作品焦心忧虑的时候阿黛尔只能一遍又一遍的说要吃面包吗?而阿黛尔内心的失落和自卑也无从消除。朋友聚会,阿黛尔无法加入他们的话题,不知道席勒,不知道各种画派,只能埋头苦吃意大利面,和一个傻傻的美国人聊纽约。她们的分手是必然的,阿黛尔的出轨也是必然的,她无法承受由此带来的巨大的孤独感,无可指责,也无可遗憾。爱情的美好也在于它的短暂,柴米油盐必然破坏一切浪漫的爱情,如果没有精神上的共鸣互动作为支撑,一切亲密关系都无法长久。第五,艾玛最可贵的一点在于,她能安于平淡现实,尽管她留恋阿黛尔,有着极为丰富的内心世界,但她仍然拒绝了复合,安然走向新的生活。这个决定真了不起,萨特曾经说过:我是个百依百顺的孩子,至死不变,但只顺从我自己。艾玛就是这样的孩子,意味着内心十分的坚强,可以坦然面对孤独和寂静。深陷、茫然、失落、出轨、又后悔、求复合,哭泣着不肯离去的是阿黛尔,无论观众是同情怜悯或是指责不屑,阿黛尔的稚拙十分可爱,都是大部分从年少过来的我们曾经做过的傻事,也是不可避免的傻事。我的内心爱着艾玛,又对阿黛尔感同身受,而她们分离的结局无可挽回。阿黛尔转身离开后会发生什么我们无从得知,蓝色带来的甜蜜和忧郁并不会随着恋情的终结而消失,人类无法回避追问的苦恼,有些人选择让心变钝,有些人选择让岁月尽情雕刻,人生本没有定式,所有的美好和心碎都是过眼云烟,寻找生命的意义和觉察人世本质的虚无就是一对交替出现的孪生姐妹,我们都只是存在并选择着。

而后见面,我始终无法理解艾玛的话,也许艾玛是真的放下了,至少,她明白些什么了。其实,艾玛是妥协了,阿黛尔却还是非她不可。结局最后我不想再这样猜测着导演的心思,阿黛尔命运走向何处以及她是否会懂得放开自己,都无从知晓,但应该懂得她们真的也就只能这样了。我很感谢导演让我看到了这样一部爱情电影,也感谢导演让结局变得温柔,原著的结局是阿黛尔自杀了。

艾玛喜欢萨特的哲学肯定了她的自由和存在,以及责任主义,不免猜想,后来,在她们正式决裂之前,艾玛只是履行着责任。可是,萨特也说过啊:他人即地狱。你想拥有她到达天堂,可是,接受她不好的那份地狱,才会有可能。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爱自己而后爱人吧!

阿黛尔是孤独的,那种孤独是导演从一开始都设置好的。从一出场开始,蓬乱的头发,慵懒的面容,在阿黛尔身上有一种浓郁的颓废感,这种气质浑然天成,只属于阿黛尔。在阿黛尔的一群朋友里,看似和谐,但是每个人对她都充满了嫉妒。整部剧里,我除了艾玛,我几乎没看到一个人对她有过爱怜和疼惜,所以后来她说她换了一个淑女的发型,希望能引起别人的注意,而不是什么时候都像一个透明的存在。

记得有人和我讲过这样一句话:难不成要做一个得不到糖就哭闹不止的小孩儿吗?我曾经是的。

看完这部电影以后,对于艾玛的饰演者,我觉得如果以后我还会在看到她,那么,这个角色,我不敢说永远,但是很难超越了,至少,在我的心里。

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我相信世俗的大多标准,存在就有她的意义,可是感情最是无法衡量的。走到一起,一定有彼此吸引的地方,原以为我更喜欢艾玛,写完以后我才明白,我是阿黛尔。也曾低到尘埃里去寻找爱情,可是结果无一不是受伤。

她们分开以后,阿黛尔用工作麻痹自己,这是很多人都会做的事情,可是一旦闲下来,依然泪流不止,那种无法控制的情绪我也曾有,自己都察觉不到。

昨晚看完《阿黛尔的生活》,久久不能平静。也许是因为怜惜阿黛尔和艾玛的爱情最终没能有个美好的结局,也许是因为阿黛尔在灯光照耀下好看的容颜,也许是因为艾玛醉人的微笑,种种,从一开始,就已经沉醉。

也是那天晚上,艾玛拒绝了阿黛尔的请求,这时候,她们已经出现了鸿沟,并且,很难逾越了。最开始出轨的是艾玛而并非阿黛尔,这是无可避免的结局,可我依然惋惜。因为,丽丝和艾玛才是一个圈子的人,艾玛看似懂阿黛尔,其实也未必,阿黛尔也许有着成为一个优秀作家的潜质,可是她说了,她不愿意把自己展示给世界看,这大概就是艾玛和阿黛尔最本质的区别。

我曾以为遇见你,我在孤独里就有了救赎。后来才明白,这份救赎也是我跌下深渊的原罪。

艾玛给我映象最深的不是她和阿黛尔第一次那一瞥,而是在同性恋酒吧她坐在楼上看着阿黛尔的时候,作为一个女生,我都酥了,如果我现实里面遇到这样一个艾玛,我觉得我是会爱上的,义无反顾的那种。那眼神带着一种爱怜和一种仿佛什么都明白的样子,嘴角的微笑迷人带着神秘,从一开始,阿黛尔在艾玛眼里就是透明的,基于阿黛尔的纯粹也基于艾玛的老练。

我相信艾玛是爱阿黛尔的,只不过阿黛尔太执着了,以及有些失去了自我,内心深处的孤独感让她和同事发生了关系。阿黛尔和两个男人做过爱,可是都没有爱情,只是想用此来忘掉一下孤独,本来,艾玛已经足够,可是她基本上已经失去了艾玛,她的孤独卷土重来,来势更为汹涌。

很多人说阿黛尔有无尽的欲望却又害怕面对,其实阿黛尔和我们平凡人是一样的啊,生活在普通的家庭,家庭也没有开明到可以接受同性恋,身边的朋友同学也不能接受同性恋,普普通通的读书,有个普普通通的教师梦,可是,梦想是不可以用职位的大小来决定它的高低贵贱。艺术固然高尚,艺术也只是属于上帝给予小部分人的特权,不是谁都有那种天赋和条件的。作为一个师范生,当阿黛尔在艾玛家里向她父母平静的诉说她想当老师和为什么想当老师的时候,我很敬佩她。很多人又说她只是想有一份工作,而艾玛有追求,想把美好传承下去,谁能说这不是一种追求?

图片 2

艾玛是属于上层社会的人,对于阿黛尔来说,除了单纯的性爱和感情,没有什么支撑着她们去走向未来。在艾玛举办聚会的时候,我甚至看到了阿黛尔努力的讨好和融入,那是一种如何失去自我的卑微,低到尘埃里,可是谁去爱尘埃里的你。

本文由365体育网站发布于最新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留存并选拔,阿黛尔的生活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