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不拐弯抹角,阳春光年

孟克柔喜欢林月珍,林月珍不喜欢孟克柔;康正行喜欢余守恒,余守恒也喜欢康正行。可是康正行比孟克柔更不幸。

屋内流淌着盛夏光年的原声音乐,这一曲叫,《当时的我》。
正行说,如果当时的他能勇敢的对老师说“不”,不愿意跟余守恒做朋友,那么后来的他,会不会多得到些什么?或者,是不是又失去了什么。
人生就是这样,童年到少年,再长大,一步一步,回不了头时,便是宿命。蓝色大门里孟克柔说,“留下什么,就会长成什么样的大人”。康正行和余守恒,留下了彼此,那是在人生启蒙的初初日子里,一直留下的,所以正行放弃了慧嘉,所以守恒在一直喊着“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的声音里却又抱紧了正行。真的只是因为寂寞吗?
昨晚一直和乖乖讨论着,守恒爱正行吗?那他爱慧嘉吗?我们一直认为慧嘉爱正行,他们都爱正行,可最终,难道是守恒跟慧嘉爱了吗?
其实我们并不是想得出答案,生活永远没有答案。就像今天明又提起她以为慧嘉的初衷是要成全的,没想到却是救赎。我不这么看,慧嘉也没想过要救赎吧,慧嘉有初衷吗?在我看来,慧嘉也只是个懵懂的少年,没想过成全或者救赎,不管她试图和正行在一起,或是答应跟守恒在一起,都只是在摸索着自己的内心,试探着自己的内心,并小心翼翼的跟着内心一起走。因为这一点,我才觉着她是可爱跟勇敢的,而在面对正行跟守恒的世界里,她渐渐忘了又隐隐觉出保护自己。

盛夏光年

一个人的贪心是否总要另一个人的隐忍来成全?
余守恒不喜欢康正行?我不相信。篮球场上因为正行和慧嘉的窃窃私语而分心摔倒,保健室里追问不果负气走掉,把突然靠近的慧嘉当作敌人般挑衅,这仅仅是好朋友吗?路人甲乙丙都看得清清楚楚,当事人却仍自懵懂,还是不愿正视呢?余守恒,你怎么可以躺在正行的床上对杜慧嘉说我不能失去你们两个任何一个?你怎么可以对着已经坦白喜欢你的正行仍旧说着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在那一晚之后?只是为了不偏离你异性恋的人生轨道吗?可是正行的人生轨道,已经因为你偏离太多了......

看,我慢慢走入我自己的主题。康正行跟余守恒的世界。我从开始就界定了杜慧嘉为外来者,将她推入弱势地位。我和明一致的,总是相信他们是相爱的,他跟他,而无关她。

1

说回杜慧嘉,最早看透说破正行对守恒感情的人,却做了守恒的女朋友,是为了更靠近正行吗?(参见加油牛奶瓶)曲线救国?你不爱我,那我就做你爱的人的爱人?她和守恒,名义上是情侣,却那么平淡,完全看不出在守恒情感的天平上,她靠什么可以和正行拥有同样的分量。

最喜欢的片段是骑车的那段,和医疗室那段,像是正行对自己感情的认识,又像是守恒不自觉的捍卫。小孩子较劲般的挑衅打闹中,泄露了双方的心底秘密。

豆瓣网上关于陈正道的《盛夏光年》,影评竟有540篇,足见青春的律动,能够在任何依然青春的身体里得到应和。那些先我们老去的人,他们不理解在这个盛夏里,两个男孩,一个女孩,他们之间的游移与定位,是属于我们1980年以后的青春。
电影海报上的海蓝色,一种略带忧郁的颜色,涂抹在青春纪年上,三个人站在同一条延伸线上等待,余守恒坐在中间,稍微靠向慧嘉一边,但他的视线却与康正行指向同一边,在他们的脚下,打出一行英文条目:ETERNRL SUMMER,永恒的夏天。像他们所是的青春,在我们的注视中成为永恒。
在一个人的一生中,童年期是他选择自己性别的时候,我们的性别取向,取决于这个阶段中的某些特殊事件,如果康正行不是被老师安排进余守恒的生命,如果余守恒不被老师拎到操场上面对空旷中不断膨胀的孤单与寂寞,那么,两个人的命运,就会像两尾不同海域里的鱼,始终游向另外一个世界,而非这个同性爱的世界。康正行生理上是个男人,却在心理上选择了女人,追根溯源,我们会在他“好孩子”的外衣下,看见一个被教育所扭曲以后的小孩,如何以他自身的扭曲来完成指控。当一切本是自然而然的生命,在扭曲中完成他的抵达,这种抵达就是某种控诉。

不知不觉站在康正行的立场上写下了上面的话,及至说到他,却语塞了。令人心疼的孩子啊,贡献了全剧最难忘台词:余守恒,你是不是耍我啊?

看过别的评论说,守恒爱正行吗,说喜欢是肯定有的,可是爱...如果守恒不爱正行,那么这个电影就叫做辜负。
与爱情相匹配的只能是爱情,不然回馈的无论是什么,再怎么多怎么好也是辜负。

2

题外话:
《盛夏光年》的单曲里,阿信重复着“我不转弯,我不转弯”——直男的呐喊吗?玩笑话^0^
化学老师用平淡的声音念着“而碱的水溶性具有下列通性,一、具有苦涩味和华丽感......”好有趣啊,台湾的文绉绉的理科教科书~~~

像又回到开头要絮絮的问,他爱他吗,她爱他吗,谁?
张士毫爱孟克柔吗?孟克柔爱林月珍吗?林月珍爱张士豪吗?
是夏天属于少年,还是少年属于夏天?

很多人对这部青春影片都十分认同,甚至对每一个细节都抓住不放,任意放大,以致让我们看清了影象和语言之间暗设的谜语。康正行对应行星,余守恒对应恒星,杜慧嘉对应彗星。行星永远围绕恒星运转,哪怕行星偶尔偏离轨道,恒星仍是他的主题。彗星虽然璀璨美丽,却是转瞬即逝,何时再来,不可预期。而恒星,如果没有行星和慧星,他的意义是不完整的,甚至是空的。这一说法本身,在电影中正好对应康正行和余守恒小时候上过的一堂天文课,讲的正是三类星辰的关系。

你当然可以承认那都是爱,包括守恒爱正行,你也可以说那仅仅是喜欢,或者连喜欢都嫌懵懂。
可是,感情是真的存在。同性的,异性的,像友谊的,像爱情的。少年懵懂的爱。

——青春在这一刻,能让谁无动于衷?

看,我依然要称,爱。

当慧嘉带着正行翘课旅行,钉耳钉,开房间,一切青春的冲动必须以献身的方式来完成它的释放。正行在这最为彻底的映照下,看见自己竟然也是个女人(心理上的),他无法排斥这种诱惑,但又深怀恐惧,这就是为什么他要冲进浴室,将耳钉迅速摘下,扔掉,他以为扔掉耳钉的同时,他的恐惧也就一并被扔掉了。

“康正行,你愿意帮老师一个忙吗,请你去做余守恒的小天使。”
天使没有性别,何况爱。

恐惧仍在,它比青春更长久。

我始终认为身体行为揭示更隐秘的内心,有时候判断不了自己的心理,身体会随着潜意识来走。是最真实的。

3

正行在守恒说出“我是真的喜欢她”的答案后独自离开,找不到正行的守恒去找慧嘉,紧紧的抱她。那是担心失去满心惊惧的孩子寻求勇气。
守恒被正行从警局领回家,埋着头慢慢伸手搭向正行,那是懦弱的孩子发现爱,迟疑又坚持。

一切又都是那么现实,慧嘉因为正行而靠近守恒,守恒也因为正行的态度而对慧嘉产生兴趣。两人走到一起时,背负的是同一个人,也就是在两人之间,所谓的爱都出自康正行,没有康正行,他们的爱就显得不完整。或者,原本是两个人之间内化于心的爱,在这里,被外化为一个人,康正行。这就是为什么余守恒让慧嘉对正行保密的缘由,因为他的爱在康正行那里。
当正行坐在守恒的摩的上,从背后摸出守恒的手机,显示出慧嘉的号码,这是一个潜在的目击,目击自己被生命中唯一一个“爱人”击倒,隐瞒和欺骗,有时,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分别。当正行喊出“余守恒,你知道么,跟你做朋友,是老师安排的……我不要做你的朋友”,余守恒呆坐在月台上,他根本没有听懂,正行想做的那个人,是像慧嘉现在所做的一样,余守恒根本未曾想到。
朋友,唯一的朋友,不是以献身为目的,但他在正行的家里,表露这一态度时,更多的是余守恒在献身,用迟来的献身来弥补曾经的亏欠,到底亏欠了什么,是他从来没有觉察到“原来你爱我,而我却不知道”,还是“我不知道我爱的是你”?在正行和守恒之间,突然介入的慧嘉算什么,她是被毁掉的一个。
她有爱,她爱过正行,继而爱上正行所爱的守恒。古语有云,爱屋及乌。何尝不是这个意思,爱你所爱的那个人爱着的人。虽然有点绕口,但事实上,三个人之间,正是如此去见证自己的青春,并不是一种被同化后的青春。
有人说,影片中的最后一场争吵、打架是败笔,其实,那是一种回归,青春在最后的释放中得到平静,或者,我们看到了青春日落的场面,青春过去了,短暂的青春,又如何会是永恒?我们肯定否定,就是在肯定青春会永恒,因为青春是一种否定,否定了我们现在所处的生活,青春需要我们去找到那一个爱屋及乌的人,或者一段时光,只是在这种纷繁喧扰的社会里,我们找到的只有自己。
爱有多么不可能,就像盛夏不会是光年,所以要称之为光年,不然,我们如何缅怀这些逝去的青春,像风一样在内心鼓荡着。

正行在公车上流泪,被陌生男人带走,我只是默然,正行喊出“我不是自愿跟你做朋友”后,守恒骑着摩托不住流泪,我开始心酸,看到守恒埋头,小心又迟疑搭向正行的胳臂,眼泪就突然掉下来。

小男生余守恒噔噔噔跑到前面说:康正行,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到最后他用力冲他喊“你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愿意相信,那是不勇敢的少年在勇敢的相爱。

那是遗忘青春的海边!
记得吗?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们一同前往
开始了吗?
有什么事开始改变了吗?
那时的我…
静悄悄的 好吗?
不能再靠近了吗?
所以离开吧
那是我们的秘密
可以说吗?
我会将来都会好好的!
轻轻的?
应该要更美好的?
只是我们都得承认
还是得失去吗?
也许这样就好?
明天还是这样过吗?
停顿?
继续?
可以勇敢难过吗?
我们真的都没有失去吗?

本文由365体育网站发布于影视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自家不拐弯抹角,阳春光年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