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买的LV手提袋就是从那边发货,叫板品质何人能

  导语:笔者曾经听过一个笑话,但是听完后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忧心,内容是这样的:“两女人在挤地铁,手拿同款LV(路易-威登)女包,下车时,手里的包都被夹在了人群中间,其中一个人用力把包从人群中拽了出来,而另一个女人却不敢拉扯,大喊着:“我的LV!我的LV!”这样,大家就知道那个用力拽出的包是 高仿包,学名A货,因为真的LV没那么结实,用力拽会坏掉。(文章来源:中国纺织报)

广州三元里,号称全国最大皮具批发商圈。

  导语:如今走在街上就会发现,身边背大牌包的人越来越多,高仿的出现使得原来“高大上”的奢侈品变成人人都能消费得起的商品,他们当中有些人是“明知故买”而有些人是“被高仿”了。   

图片 1不怪伪名牌们卖得不错,而是正品们做得不够好

图片 2

图片 3山寨奢侈品流入市场

  听到这个结论,笔者真是怒其不争!但存在即合理,当大牌们都在唾弃盗版仿冒品的时候,是不是该思考一下自己的问题?不怪伪名牌们卖得不错,而是正品们做得不够好。

然而,树大有枯枝。皮具销售背后,广州郊区民房里深藏着一条名牌高仿品采购、生产链条。曾经被曝光送女徒弟高仿包包的侯耀华来到过这里,出道之初买过高仿Gucci包包的沈梦辰也在某节目上提到过这里,这里就是号称全世界“奢侈品“最集中的地方。

  作为充当门面和自身资金实力不可或缺的一种商品,高品质、高品牌溢价的奢侈品近年在中国也经历了高速的发展,其价格也是令普通人望而生畏的地步。对于大部分爱面子又不想买真品的人来说,能用相对较小的代价来买个“高仿”产品用来挣面子还是很划算的。   

  一个个高大上的奢侈品牌,随便开场秀就成为众品牌的模仿对象。作为潮流的引领者,即便这些品牌售价高昂,仍然阻挡不了一众粉丝的追捧和时尚达人的热爱。不过对于消费者来说,奢侈品在奢侈的同时也需要有一定的实用性,不能只是一个银样蜡枪头,不能挤个地铁出来,LV就只剩下手里的包带了,而人家的高仿A货,还全胳膊全腿儿地服务着人民。

早晨6时,广州梓元岗路皮具城开始了一天的忙碌。货车长龙入场,推车哐啷作响。平时不见踪影的快递公司迅速占据着门口的阵地,堆积得像小山一样的货箱只在这里短暂停留一个小时。推车上的皮具,不久后便被摆在东南亚、欧美等商铺货架上。在公共汽车上、高档写字楼等各色场所,最终展现着各自主人的身份与品味。连同解放北路和三元里大道,这里聚起20余家皮具城。

  有需求就有市场,随着奢侈品在国内代工的不断增加,做一比一的高仿货变得越来越容易。与以前一些小摊贩兜售或是网上营销的低价山寨版奢侈品不同,这些一比一高仿奢侈品足以以假乱真。奢侈品的假货有些是出自“山寨”工厂,也有是出自品牌的代工厂。这类工厂里生产出来的A货,高端A货甚至可以以假乱真,有时候连品牌方的人也难以辨认。   

  与此同时,笔者也不得不佩服A货的制造者们,从用线到内标的模仿,完全复制正版产品,有些甚至找不到任何不同的地方。不过,这样的超A款也没有 那么容易买到手,根据品牌的不同,超A货的价格和正品的差价也会不同,价格是正品的1/10一般是A货正常的定价范围。当然,也有些超A款会抬高自己的价 位到正品价格的1/5,那些有心追奢、无力支付的消费者们就可以用这种便宜的价格来购买以假乱真的超A货。

图片 4

  随着制造的本土化,这些奢侈品的采购链条也变得不再神秘,他们对于产品仿真度的苛求也是不遗余力。有些做高仿品的企业会买原版的奢侈品包回来,拆开后找各个配件的供应商,包括专门做皮料、五金、里布等供应商,而目前LV等品牌的生产原料几乎都可以找到。此外,随着现在代工厂的工人技术水平越来越高,正常损耗低,同一条生产线上,便有一定数量的同材“一比一货”出现,质检员以各种理由给这些包打上“不合格”品,流向了市场。   

  近年来,A货的日子也不好过。这除了与支持正品的呼吁有关外,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国人对面子的执著追求排挤了A货的市场。另外,做得再像也是假的,永远处在一种见光死的状态,不论是消费者还是厂家,都怕被人说自己用的、做的是假货。

蓬勃的市场

  低廉的价格、过硬的质量、以假乱真的做工让高仿奢侈品在中国部分年轻人群体中很受欢迎,对于他们来说,花只有正价10%左右的价格买到一个足以让专业人士都难以分清是“李逵”还是“李鬼”的高仿大牌也算物有所值。而对于一些较小的三四线城市,奢侈品专卖店难觅踪迹,所以即便有人想买真货也很麻烦,这也是高仿奢侈品卖得比较好的原因之一。   

  A货是伪奢侈品,但是它的价格却比很多品牌要贵,这种定价策略也受到了不少消费者的鄙视,在他们看来,伪名牌就是伪名牌,就该便宜,不要因为自己做工好、模仿度高就提升自己的价格,因为说破天也是假的。

高仿包有市场,并且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并不难理解。

  但是相比“知假买假”,那些花了正品大价钱却不慎买到A货的消费者就该欲哭无泪了。由于在实体市场中对此打击严厉,很多高仿品悄然混进了网络代购的圈子,甚至经由海外代购摇身一变,成为有“身份”的奢侈品。一些号称是海外代购的网站,就是从国内购买了包,然后发到法国,经转法国之后再销售给国内的代购客户,高仿品就堂而皇之地变成了“真品”。   

  但是生产A货的企业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点,仍旧延续我行我素的出牌套路,颇有即便我是假的,但我做的是好东西的气概。也不知A货的名字是谁起的,原本的贬义词,叫着叫着就成了夸它不同于其他假货的褒义词了。

在很多年轻女人的眼里,奢侈品都是有光环的,凡是拥有香奈儿、爱马仕、LV等品牌包的女人,似乎都被贴上了标签——“优雅的女人”,所以,渴望拥有的心理让这些经济能力有限的年轻姑娘对价格便宜,质量不差,样子几乎和正品一样的高仿包心动不已。

  在这些国际大牌消费过程中,如果消费者想检验一个包的真假,流程通常为六个月,而没有正当的理由进行检验的话,通常检验的费用都需要消费者自掏腰包,这几乎等于再买一个新包的价格。在高昂的时间和金钱成本面前,大多数消费者都不会将产品送去检测。这一漏洞,成为诸多造假商肆无忌惮的一个主要理由。   

  总之,虽然伪名牌的存在有一定的合理性,但那些做伪名牌的企业也不要得意,随着消费市场的变化,这些企业的生存空间也会越来越小,终将被淘汰。而那些做正牌奢侈品的商家更不要得意,上百年的历史会败给质次价高的A货,拜托你们在嚷着打假的同时,先把好产品质量关。

正是在这些需求的推动下,高仿行业逐渐发展壮大。它的市场份额究竟有多大,只要看看满大街的LV,相信大家就心里有数了。

  况且在中国的奢侈品市场,真与假界限本来就不是十分分明。在国外,真正手工的爱马仕包一个工人用3个月到半年的时间只能生产1到2件,这样的速度根本无法满足中国市场的消费需求。因此有些大牌选择将生产线转移到中国,也有些奢侈品牌逼不得已将有些产品机械化生产。这样一来,奢侈品牌就分化成了不同层次的定位,一种是保证高端品质的手工产品,还有一种是开发作为另外一个消费层次的副牌,用机械来生产。   

消费高仿包并不奇怪,但是高仿包是怎么大量生产面世的,却是一个神秘的问题。

  “山寨”并不是奢侈品在中国市场的专利,作为老牌的奢侈品大国,意大利对国内“山寨”奢侈品的打击可谓不遗余力。据新华社报道,2013年前8个月,意大利警方查处了多起制假贩假行为,共没收6400万件假冒商品。尽管意大利严打奢侈品造假行为,但仿冒名牌商品依旧在市场横行。在一些热门旅游区,无照摊主照常出售假冒奢侈品。法国库贝尔协会曾表示,80%-90%的奢侈品A货是在中国制造的。不过法国造假案让习惯指责中国山寨的法国人有些颜面扫地。2012年巴黎警方在巴黎和里昂郊区端掉一个奢侈品“造假团伙”。该团伙专门制造和跨国贩售“山寨”爱马仕包,其中一条产品线的假货价值就高达1800万欧元。

刘伟曾在广州三元里某作坊做了10多年的“师傅”,即“仿品开模”。“某品牌出了新品,通过一些中介网站,第一时间就拿到新款尺寸图、正侧面图、甚至产品。我开发出新品,教给工人怎么做,马上就投入生产。”

图片 5

刘伟

对于高仿包包生产流程,刘伟了如指掌。“一般为先搞开发,开模打样,通过渠道优势,定制和正品一样的皮料和五金材质,进行加工,确定之后就开料、涂胶、缝制、车工车、再打包装。”刘伟说,最重要及最后的流程是打铁牌,打铁牌最为隐蔽,一般只有几个人在里面做。

刘伟表示,高仿“货分九等”,生产区域也相对聚集。最好的是超A货,其次为A货、B货、C货。 仿品与正品的差异首先在手工,其次在皮料。B货皮料为国内低档皮质,在广州火车站某批发市场进料。以羊皮为例,多为7元/尺。正品皮具羊皮则是从国外进口,便宜的要70元/尺,贵则每尺上百元。

A货:包的主体部分为一般等级的国产专用皮,提手及包边部分虽为真皮,但不是高等级的皮质,内部用料不保证与真品用料一致(包括猪皮、专用布、绒布等),五金配件也是国产的,做工还行。厂家生产目前主要销往国内和非洲。A货的价格一般不会超过400元,钱包100左右居多。

超A货:包的主体部分为进口专用皮,提手及包边部分为高档变色真皮,氧化变色所需时间较短,内部用料与真品用料一致(包括上等牛皮、专用布、绒布等);五金配件质量等级优良,做工优良;有序列号,防伪线,防尘袋,英文吊牌,说明书,出生卡。比较适合送礼或要求较高者自用。目前已经通过网络销往美国、加拿大、德国。国内市场价位在600~1500左右。

B货:从皮质到手工都很一般,大多卖给学生妹,但是和普通的皮包比起来,还是精致很多。

1:1:包的所用材质与正品材质99%接近,基本上都是欧洲和日本进口,比较贵,也最接近正品,正品有什么它就有什么,正品没什么它肯定不会有。一般供内地的货很少,主要销往欧美、港台,市场上较少有现货,价格上千是起步价。有一些被拿来当正品卖,基本上看不出高仿的痕迹。

在中国市场上最受白领欢迎的是A货和超A货,其实,这两种货在国外也是非常走俏。

图片 6

跑马圈地

米露是刘伟的第一个合作伙伴,虽然生活在广州周边的农村,但比同龄人更早熟悉奢侈品。“10年前,我们家周围就开始有生产A货的加工厂了。”如今,米露和刘伟一同打理着广州三元里皮具批发市场里的工厂和三个档口。说是工厂,其实是不到10个人的作坊。刘伟估计,类似的小作坊在广东至少有几千家。

一个最靠墙边的大约4平方米的档口是小范最早盘下来的,3层的货架摆放了大约40个Burberry包包。“这里一个月2万元租金,那边位置好一点的要6万元。”换算下来,这里的单位租金(170~400元/平方米)高于北京地价最贵的CBD。每一天,会有几百个皮包从这个4平方米的小店流向全国。其中最热销的一款,一个月能达到2000只。

由无数刘伟、米露以及小作坊共同交织,形成了一个灰色的庞大产业链,年产值难以估算。

消息称,2010年到2011年,英国高仿市场增长了60%,每年收入近30亿英镑(约合人民币315亿元),其中,大部分高仿来自中国。据调查,过半的英国受访者承认购买过高仿包,而她们之中有1/5的人年收入超过5万英镑(约合52万元人民币)。

他们并不认为拿着高仿的包走在大街上会掉价,关键是,高仿的工艺真的已经可以以假乱真了。

图片 7

图片 8

没有底线

刘伟说“有个同行做了10年A货,以前生意好的时候,300元的货以800元卖出,一天能卖十几个,现在几个都卖不了。消费者都想要可以支持专柜验货的东西。”

“支持专柜验货”,已经成为这个行业内通行的说法。但事实上,在蹲点的批发市场,好些宣称出售的货品可以在专柜验货的店家,往往没有见过几个真品。

从今年5月开始,刘伟的工厂停止生产一般质量的A货,只做好货。不过,奢侈品公司都有严格的生产管理流程,原版皮料如何能够流出正规代工厂?刘伟透露,比如Burberry,在中国有代工厂是行业内尽人皆知的秘密。除了整包厂,Burberry的原材料在中国也有两个生产厂家。“我们买通了他们的采购,可以弄出原料,还有水洗标。”可验的水洗标是刘伟和米露在这个市场上的核心竞争力。

但是,我们必须看清一个事实,那就是,高仿包,生产商其实并没有赚到钱,钱最后都是被代理商给赚走了。

“工厂由于大批量出货,利润在50%以上,与零售商相比赚的只是零头。零售商把货物批发出去利润在200%以上,如果自己销售,则‘想定什么价就定什么价,想卖多少就卖多少’。”

如今,随着海外代购的兴起,高仿包的利润更是让人咂舌,就连超A货也能卖出1:1的价格。这其中,有很多故事,米露说:“有时候,我都看不下去了,对奢侈品缺乏认知的人们啊,真的是花钱不心疼。”

“首先简单说说你最常听到的一些字眼:原单、尾单、某某代工厂货、工匠货、老鼠仓、贴牌货、原厂库存,摸着良心告诉你,一线品牌这些统统都没有。”

实际上,品牌包的生产是有严格规定的,一线奢侈品牌代工厂国内很少有,即便有,那也是“给十条拉链生产十个包包”的严格管理代工厂,什么尾单、库存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

图片 9

海外代购,让大家相信的其实是产品的包装、生产签、发票等能证明身份的东西,但这些东西是很容易就能得到。“这些东西都不用高仿,有现成的。”

米露说,“代购商”要把国内货“包装”成洋货,手段很多。

现在很多海外代购和国外物流公司合作,由物流公司提供国际物流单号,单号由电脑随机产生,购买者只需要付少许费用。实际上这些代购物品是直接从国内发的货,购物小票是伪造的。有的代购商家还会从国外往国内邮寄空纸箱,目的是为了获得纸箱上的国外邮戳。”

而且,为了方便发展二级代理,一般一级代理商在工厂拿到货以后,会找人专门从奢侈品店里购买检验证书,或者是从买真货的人手中以三四百块钱的价格回收商品的货物检验证书,放到自己的产品中,这样你就会看到很多高仿货其实都具有真的检验证书。

为了自证清白,“支持专柜验货”更加让消费者笃定买的是真货。“实际上,大多数的专柜不支持验货,所以消费者是拿不到假货证明的。”

图片 10

虚荣经济的边界

那么,就有很多人问了,高仿可以卖得那么便宜,为什么正品就那么贵?

我们知道,名牌包的价格构成,很大一部分来自设计与广告投入。设计师是品牌的生命与灵魂,如果没有Prada第三代传人Miuccia Prada小姐的设计天赋,又怎么会有后来拯救了走向黄昏的家族生意的Miu Miu副线品牌的诞生?

没有顶级设计师为各种包包注入生命力,再多的高档皮料都是枉然,自然这部分费用价值不菲。有了好的设计好的产品,推向市场需要靠广告靠明星靠传媒传播。

图片 11

顶尖的设计师必须搭配顶尖的模特,所以,当我们对大牌包耳熟能详的时候,奢侈品牌花的钱恐怕是一个普通人很难想象的。这些大牌的努力,其实在高仿的冲击下,等于都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而高仿只需要计算好自己的成本、材料、人工,真的是把钱花在了刀刃上,所以价格才会有吸引力,品质又不差。

根据中国奢侈品市场研究机构财富品质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奢侈品报告》,2012年内地消费者在海外购买740亿美元的奢侈品,远高于他们在2011年花费的500亿美元。该报告同时称,大量假货已经让奢侈品完全大众化,对消费者的吸引力降低。

然而,这种虚荣经济的繁荣能持续多久?

首先,高仿行业的公司不能见光,永远做不大。如今监管越来越严格,小范每周一都要接受来自市场的检查,虽然是例行公事,但也要将商标明显的货品拿下。小范所在的批发市场,所有摆在门面上的包袋都被淡化了商标,比如,五金件都会被抠掉。另外,这类货品的主要渠道之一淘宝,也开始了监督,做得好的卖家都会将品牌名的某个字母淡化,比如Prada会被标为Pr*dad。

其次,做这种生意其实有赖于消费者市场的不成熟。以往,消费者的选择只有1000元以下的国内品牌,和万元以上的奢侈品牌。如今,介于二者之间的轻奢品牌以及设计师品牌越来越多,Coach、Tory Burch、Michael Kors都在此之列。更多的年轻人愿意购买它们。

再者,这个市场本身有劣币驱除良币的现象。一方面消费者想要更好品质的包,但另一方面,能够供高品质包袋的卖家盈利又不理想。因为消费者不懂行,600元和800元的包可以卖一样的价格,好货的生意反而不好做。

图片 12

图片 13

刘伟举例说,以中号的“Prada杀手包”为例,国内售价为14800元。全真货,主要是偷出来的老鼠货,进价最少在5000元以上,“你说我怎么卖,加价到7000元的话,利润率只有40%,但谁愿意花7000元买一个来路不明的包呢?”

相比之下,组装货更合算,只有五金不对,Prada正品的五金镀24K金,组装货用的五金也是镀金的,只不过纯度没有那么高。“这种货的进货价只要2000多元,卖到3000元就有60%的利润。但是‘广州货’一个顶级的杀手中号包的进货价仅为900元,可以卖到1800元,利润超过100%。”

图片 14

夜幕下,广州三元里的皮具批发市场进入了忙乱的时段。拉货人一心只想在最短时间内把货品从仓库运到档口,之后赶快进入下一个循环。这个繁荣又混乱的行业,将在何时出现拐点?

本文由365体育网站发布于娱乐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您买的LV手提袋就是从那边发货,叫板品质何人能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